滕小六六出

【言白】我是许墨,一个普通的NPC

喜欢!!

Jessica:

*许墨视角,其实是我自己的一些吐槽
*灵感来自微博热搜:我们这些人玩恋与制作人,氪的第一个金就是改名卡
*私设许墨外表温文尔雅,内心吐槽技能满点
*自从把白起备注改成李夫人,每一次聊天都是闺蜜谈心

我叫许墨,是一个恋爱游戏里的普通NPC,每天的任务就是和其他千千万万的许墨一样,给自己的金主姑娘(也可能是先生)发短信打电话,一起拍拍剧闯闯关。
和其他千千万万许墨不同的是,我有自己的独立意识,也就是说,我是一个知道自己是NPC的NPC,并且除了我之外,和我同一位面的每个人都知道自己是NPC,通俗来讲,这叫打破第四面墙。
我的人设是温文尔雅的大学教授,所谓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对于这一点,我还是非常满意的。
我是一个好静的人,在不需要我出场和我的金主姑娘聊天的时候,我喜欢坐在实验室里看看书,体会一把其他人的人生百态,毕竟自己已经这么悲惨了,看些更悲惨的事情聊以自慰,也是可以理解的。
这个城市的风总是带着春天的明媚与花香,天空湛蓝得犹如还没有工业革命的时代,偶尔有几个小孩子笑闹着跑过,悦耳的童声为我的阅读时光增添了一份再美不过的背景音。
——直到一声“滴”打破了我的宁静。
抬头看去,上面的任务进度条显示金主姑娘解锁了新关卡。
看来今天的阅读要停止了。
我叹了口气,拿起桌上的手机,给通讯录里最前面的那个号码打了过去,待接通之后,我隐藏起所有情绪,按照代码写好的台词,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说道:
“岳云鹏,你看得见天空么?”
“……”
“……”
通话在继续着,而我已经对这个荒唐的世界比出了无数个中指。
这是个恋爱游戏!好好玩游戏会死么?会么会么?
用不用我拿出一本德云社相声集为咱俩分配一下逗哏和捧哏啊?
为什么别人家的许墨就可以和一些可爱的小姑娘谈恋爱?
后台你们能不能设置一下,三岁以下儿童及逗比不可玩此游戏?
而且这个金主姑娘明显既不好奇剧情也没兴趣和我调情,我每句话都只发出第一个音就被刷刷地快进了。
这样也好,毕竟我也不想和岳云鹏在德云社公司里谈一场轰轰烈烈一生一世的浪漫恋爱。
手边的书早已不知道被自己翻到了哪一页,窗外的盈盈袅袅的柳条飘进了窗子,将这个惨淡的下午与惨淡的心境都点缀了一抹亮色。
其实仔细想想,岳云鹏又是一个多坏的名字呢,比起总喊爸妈的儿子许墨,每天开口闭口都是我的老铁我想你了的东北许墨,甚至要喊老公,从言情向游戏穿到了耽美向游戏的小受许墨,我也算幸福的了……大概吧。
挂掉电话,金主姑娘一天的任务似乎也全部完成,于是在城市漫步里开启了自动寻路,然后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
我合住手头的书,将它放回书架,穿上外套便出了门。
虽然是NPC,但是在不被召唤的时候,我们完完全全是拥有自己的生活的。
一路上,我分别碰到了一身汉服的古典美女秦碧玉,疑似侵犯了人家姓名权的狗仔卓尾,又和虽然金主姑娘没有见过庐山真面目,但其实是个可爱的黑发女孩郭宝儿打了招呼,走着走着,就到了一家叫souvenir的店门口。
这是李泽言的店。
李泽言是我最羡慕的NPC,首先,他的人设决定了他可以不用一边脑内小岳岳的脸,一边深情地说着类似于“岳云鹏你很不擅长撒谎”这样的话,反而可以爽爽快快地骂出“白痴”二字,其次,这个金主姑娘貌似不太喜欢他,因此,除了偶尔过过关卡,他是非常清闲的,最重要的一点,他是个总裁,所以他可以享受到,我们四人中最高端最有品质的生活。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生赢家,怎能叫人不嫉妒。
我看了看,今天的souvenir是营业状态,于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个老人正在擦拭着手里的酒杯,看到我进来,愣了一下。
“许墨?”
“您好。”我点了点头,彬彬有礼,一点不好奇他是怎么认出我的——毕竟我是四大男主之一不是么。
“许先生请坐……我去问问老板,看给您准备些什么菜品。”老人亲切地招呼我坐了下来,并呈上了一杯柠檬水。
他刚刚走进后厨,一个人便走了出来。
我定睛一看:“白起?!”
白起听到我的声音吓了一跳。
他的头发凌乱,眼眶有点红,好像刚刚哭过,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着,锁骨上露出一个类似吻痕的东西。
吻痕?!
这是个纯情恋爱游戏吧我的哥,吻痕是怎么回事?!
说好了四个人一起竞争(虽然我对叫岳云鹏的姑娘兴趣不大),你怎么发展这么快?
白起看着我大吃一惊到呆滞的目光,终于察觉了什么,他合拢了一下自己的衣领,颇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好久不见。”我收拾好自己的表情,拼命压印住“你的剧情设定都到这一步了?”的疑惑,笑着打了个招呼。
“咳,好久不见。” 白起说话的时候,眼神游离,极度不自然。
“一直知道设定李总饭做得好,我今天忙里偷闲来品尝一番,谁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我走上前,同白起握了下手。
没想到设定为武力值最高的白警官被我这么轻轻一拉,双腿竟然一软。
“呃……抱歉,你受伤了?”我另一只手忙扶住了他,关心地问道。
“没有,地上滑,一下子没站稳。”白起对我笑了下,充满阳光气息。
我看了一眼被擦得锃光瓦亮的地板,觉得他说的很对。
“那我们坐下一起吃吧,我还是第一次来,有什么推荐么?”我热情地邀请他一同进餐。
什么?你说情敌?嗯……坦白讲如果白起和岳云鹏在一起了……我还真没什么不支持的,顶多有点心疼白起。
“不用了,警局下午还有事,回见。”话音刚落,他就一阵风一样没了人影。
怎么……是在躲谁么?
那个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打断了我的沉思。
“许先生,我们老板说了,您今天的饭钱是洗二十次手,您看可以么?”
哈?虽然早知道李泽言饭钱设定非常偶像剧,不过这也……太诡异了吧。
二十次,洗手液提供么?
我想着,露出了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好的。”
菜肴端了上来,我尝了尝,对李泽言的羡慕更上了一层楼,所谓饮食男女人之大欲,他每天都可以享受此等美味,也太幸福了。
待饭后甜点撤了下去,老人便带我到了卫生间,笑容可掬地看着我一次次地洗手……
我脸上笑着,心里也笑着。
洗手液果然是提供的。

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周棋洛,他刚刚完成漫步,我看了一下状态条,发现金主姑娘目前是退出状态,周棋洛非常热络地对我说想去souvenir吃饭,不知道关门没。
我告诉他我出门的时候还开着,低头摸了模口袋,发现手机落在了那里,于是提议和他一起过去。
到店门口之后,我正准备推门,忽然被周棋洛拉住了,他看看我,又朝店里努努嘴。
我回过头,整个人都钉在了原处,要不是游戏强行温文尔雅的设定,下巴肯定把地砸出了一个大坑。
Souvenir所有的灯都关掉了,只留下角落里的桌子上点了个的蜡烛,照出一片晕黄的小天地。桌子旁边坐着李泽言和白起,白起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吃一碗拉面,而李泽言撑着下巴看他,时不时帮他擦一下溅到脸上的汤汁,一向冷酷的眼睛柔情似水。
“他……他们……”
我已丧失了语言功能,脑子中被卧槽两个字不断刷屏。
周棋洛一脸司空见惯的表情,甚至隐隐有些自豪:“你不知道?我可不止一次碰到了。”
我忽然想起今天白起凌乱的头发,还有那个吻痕。
还有他从后厨走出来!
卧槽!这是一个纯情的游戏!你们已经开始花式play了么?!
好像嫌我还不够震惊似的,李泽言猛地靠近了白起,在那两瓣被热乎乎的面烫得粉红的唇瓣上深深印下了一吻。
好了好了,我知道这是铁锤你们可以不用秀了。
“会玩,给大佬跪了。”
我的说话方式终于脱离了我的人物设定,毕竟已经有人把一个乙女游戏变成了腐女游戏,相比之下,我的设定还算个卵呢。
周棋洛看到自己今天注定享受不了美食,开始慢悠悠往回走,我一把拉住了他。
“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嗯?”
“那他们做到一半,忽然需要进入剧情,怎么办?”
周棋洛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一个天真可爱的笑容。
“李泽言会控制时间啊,而且控制的,不仅仅是游戏里的时间哦!”
……
我是许墨,我果然是一个普通的NPC。
————————————————————-
半夜码此文,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崩了许墨教授,向所有许太太道歉

评论

热度(2420)